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山超市 >

小票牵出盗窃大案:团伙复制6000张超市购物卡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金山超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根治校园凌辱,惩戒关爱需并重

  把银行业风险锁进笼子

  北京:新机场航站楼实现封顶封围 估计来岁10月新机场试运转

  对峙“少数”“大都”的辩证法

  新华国际时评:“优先”不“合众”美国难“利坚”

  还在直播答题? 差人蜀黍教你一招,立马成百万财主!

  2017北京出行报密告布 五大“热点区”拥堵特点各分歧

  “无配备穿越大峡谷”,也是一种教育焦炙

  阿里招大妈,互联网不克不及忘了老年人

  处所债余额达16.5万亿元 从严监管高压态势将延续

  小票牵出盗窃大案:团伙复制6000张超市购物卡

  2018-01-18 08:04:42

  关心新华网

  Qzone

  查察官正在研讨案情张宪江摄

  他是别人眼中的“宅男”“电脑高手”,却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先后730次近程入侵超市购物卡消息系统,对6000多张购物卡实施“满额复制”,最终导致超市4100多万元巨额丧失。他的背后,还相关系错综复杂的“同伴”们——2名“同事”、1名“销赃者”、1名“铁杆内应”,1名“贪女友”……

  2017年12月26日,北京市查察院第二分院告状的文述龙、赵强、韩波、高夫军、麻霖、胡桃6人团伙盗窃系列案宣判,6名被告人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别离判处十年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并处以充公财富、罚金等附加刑。

  1月15日,该案公诉人、北京市查察院第二分院查察官李松义、张翠松向记者讲述了这起涉案金额出格庞大、犯罪手段特殊的盗窃案。

  “复制”得逞寻“内应”

  文述龙是一名来自甘肃的“85后”,虽然只要高中文化,但在电脑培训班接管过培训,是同事眼中的“电脑高手”。他先后在某连锁超市河北省廊坊市一家门店、北京某集团花圃路门店(下称花圃路店)消息部分担任过手艺员。他的这个“长处”被“好哥们儿”、北京人麻霖相中。

  麻霖也曾在花圃路店工作过。2015年前后,因嫌工资低而告退,后招聘到北京市向阳区的一个小型超市,在那里他碰到了前同事文述龙。小超市的工资,仍然没能达到他们的预期。而这家超市和某连锁超市利用的是统一个购物卡消息系统,于是,他们很快将“歪脑筋”动到了老店主——某连锁超市身上。

  考虑到文述龙最熟悉老店主的购物卡消息系统,二人预谋:以侵入某连锁超市计较机系统中“美通卡数据库”,以点窜数据的体例对消费后的卡实行“满额复制”,从而实施盗窃“敏捷致富”。

  为控制这门“手艺”,麻霖买来一些美通卡,给文述龙试验。不久,文述龙控制了入侵超市购物卡系统、复制购物卡的犯罪手法。文述龙的这个所谓“手艺”,需要在犯罪对象(某连锁超市消息部)的一台电脑上安装相关软件,同时包管在作案当天夜里不关机。这需要该连锁超市消息部有一个“内应”。

  为找“内应”,麻霖出头具名,找到了曾在花圃路店消息部工作过、后来调去某连锁超市总部消息部工作的赵强。其时赵强曾经告退,对麻霖入伙发家的邀请很快同意,并许诺去之前在总部消息部的老手下中找“内应”。

  2015年9月,几经寻觅,赵强终究找到了一名“内应”、时任某连锁超市总部消息部维护员的韩波,以每月5000元的益处费收买了韩波。此后,韩波满足了麻霖、文述龙、赵强等人提出的几乎所有犯罪需求。

  三个团伙逐步构成

  2015年6月至2016年4月间,麻霖、赵强等人在该连锁超市旗下的一些门店先后消费200多万元用于采办美通卡,让文述龙“满额复制”后,再分离到该超市花圃路店、丰台区万源店等门店大量采办花生油、茅台酒等频频消费。

  为实现销赃变现,麻霖等人又纠集了一名来自安徽的小商贩高夫军。刚起头,麻霖等人只是将批量采办的赃物,低价处置给高夫军,高从低买高卖中赚取差价。2015年7月,高夫军在得知麻霖、赵强等人利用上述体例盗窃后,也参与进来。

  然而,犯罪团伙内部并不不变。文述龙偏于手艺,麻霖在团伙中担任买卡,带赵强、高夫军“进货”,过后“分钱”。麻霖虽号称“等分”,但文述龙、赵强都感觉麻霖给他们“分钱少”。

  2015年7月,文述龙将盗窃黑幕告诉了女友、河北女孩胡桃。刚起头,文述龙给她钱买卡,后来,胡桃起头从卡估客处大量采办美通卡,然后在北京市丰台区北大地某连锁超市、玉蜓桥附近的某连锁超市等地“消费变现”。自此,“第二团伙”正式组合。

  胡桃根基买名烟好酒,售给收受接管商贩。胡桃出格贪婪,前后用100多万元采办购物卡,最多的让文述龙复制十几回,而文述龙对于本人共计730多次的入侵系统复制美通卡早已麻痹。最终,胡桃在文述龙的协助下,犯罪数额高达3100余万元,销赃后从中获利达2600万元摆布。

  另一个感觉“分钱少”的,是“内应”韩波。时间久了,韩波感觉文述龙和他联系,让他夜里开机的次数比力多,并且从言谈举止看,感受赵强、麻霖他们“发家”了。于是,他提出添加酬金,被麻霖拒绝了。他又去找赵强,赵强建议他买一些美通卡,给文述龙来复制。于是,从第一个月2万元美通卡复制一次起头,韩波起头多次买卡让文述龙复制;而“两头人”赵强也从中夹带了划一数额的美通卡,让文述龙复制。二人在采办苹果手机等别离销赃取利40万元摆布之后,给文述龙分赃30万元摆布。

  自此,三个“盗窃团伙”构成相对独立的犯罪模式,环绕文述龙的“入侵复制”、韩波的“内应”,连锁超市公司价值4100余万元的财物被盗。

  小票牵出盗窃大案

  犯罪获利后,麻霖、赵强别离在北京某商住小区采办了一套公寓,并用复制的卡订购了奢华家电。胡桃则大举挥霍——在廊坊某高档小区采办三套房产、邀闺蜜坐飞机去异地美容……这伙人的疯狂犯罪,终究惹起连锁超市留意。

  2016年4月,该超市财政部分巡视门店时发觉了一些超长购物小票,发觉都是用美通卡购物的,输入卡号后,发觉属于“超面额”消费。之后不久,超市内部监察部分进行查询拜访,最终发觉集团美通卡数据库中,具有被复制的卡高达6000多张,其财富丧失高达4100余万元。于是,集团告急采纳手艺庇护办法,并当即报案。

  2016年4月下旬的一天夜里,当文述龙先后数次试图近程登录连锁超市美通卡数据库系统均告失败的时候,他预见犯罪即将败事。很快,在超市相关门店监控录像、相关员工的证明下,赵强就逮,随后韩波、文述龙逐个就逮。麻霖、胡桃潜逃。

  2016年6月8日,高夫军在老家安徽被抓获。然而,在侦查初期,因高夫军不断拒不认罪,证据不足,高夫军被取保候审。2016年7月2日,麻霖到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派出所投案自首。

  2016年9月,这起涉多人犯罪、涉案金额出格庞大、有高科技手段犯罪的案件,被移送到北京市查察院第二分院。该院高度注重,指派公诉部经验丰硕的老查察官李松义、详尽当真的年轻查察官张翠松构成办案组审查案件。

  在审查告状过程中,办案组深切把握案情,透析全案现实,细化取证要求,积极指导侦查机关收集、调取、完美证据系统。这一点,凸起体此刻对高夫军犯罪客观证据的查询拜访上。

  高夫军坚称不晓得麻霖等人购物用的是复制卡。然而一些证据显示高夫军知情,好比办案组别离从麻霖、赵强那里获得一个细节:高夫军说本来运货的“小面”没有空调、太小,他想换一个体克GL8,麻霖嫌贵,最初帮他换了一辆春风风行,办案组取证核实了这一点;一张购物小票中有一个拉杆箱,麻霖、赵强别离在接管讯问时告诉查察官,那年“五一”,高夫军回老家需要一个拉杆箱,趁便给他买的。

  最终让二位查察官深信高夫军应予拘系的,是一个主要证据。在专业司法审计人员的协助下,办案组审查了麻霖、赵强等人消费过的复制卡全数记实,发此刻石景山区一家门店,高夫军已经以会员身份用10万元新卡买过一批花生油。而几天后,这批卡又被复制后,在海淀区一家分店被麻霖等人再次消费。

  2017年3月22日,办案组在“零供词”的环境下,移送该院审查拘系部分,将高夫军核准拘系。

  被告人一审获罪

  办案组严酷审查案件,积极阐扬审出息序中的主导感化,先后两次将案件退回弥补侦查。在办案组的督促下,2017年5月,胡桃被缉拿归案。

  本来,胡桃为了能从通缉名单中逃脱,四周找关系,成果碰到一个自称“地方有人”的骗子张贺(假名,在押),上当去100万元、两辆奔跑小轿车。在东躲西藏的过程中,胡桃被抓获。

  侦查之初,侦查机关认定的这起团伙盗窃案件的盗窃数额为92万余元。虽然冻结了胡桃名下的1000余万元存款、查到她的三套房产,但也难以认定为犯罪所得。

  查察官张翠松、李松义频频调研、几经会商,最终以“导卡”道理,指导司法审计人员调取了环节证据,认定了被告人们用复制的卡“超面额消费”的4100余万元。所谓“导卡”,即麻霖等人在用复制卡批量消费时,总会剩下一些卡上不足额,他们会在利用下一批新复制的卡前,将上一批次中有“余额”的这些卡再用一次。据此,再从麻霖等人订购电器的小票消费记实、高夫军销赃中供给给零售商的购物小票等记实,“按图索骥”,最终锁定了6000多张被复制消费的购物卡,认定犯罪金额4100余万元,获一审法院支撑。

  高夫军不断都拒绝认罪,对两位公诉人而言,高夫军的庭审支撑公诉难度加大。时至今日,二位查察官仍然记得庭审质证中的一个环节情节——

  “2015年7月,你用美通卡以会员身份在石景山区某连锁超市西黄村二店消费过吧?卡是哪里来的?”庭上,查察官问高夫军。

  “卡是我在私家手里买的,买了10万。”高夫军说。

  “几折买的?”查察官问。

  “9.4折。”高夫军说。

  “你用卡买了什么?花了几多钱?”查察官问。

  “我买了100多箱鲁花花生油。139.9元一桶买的,买了400多桶,油都卖了,126元卖的。”高夫军说。

  “9.4折买卡,9.2折卖货,你的目标是什么?”对查察官这一质问,高夫军哑口无言。

  当查察官质证说:“这批卡既然是你买的,你说对麻霖他们复制卡不知情,为什么在你消费2天后,这批卡却被麻霖复制,并在野阳区另一家某连锁超市门店反复消费了?”

  高夫军有些严重地回覆:“我10元一张卖给麻霖的。”

  在庭审交叉讯问中,查察官问文述龙:在美通卡初始消息不给他的环境下,余额变更后的旧卡可否复制?文述龙当即暗示“我不会”。麻霖也否定曾从高夫军处买过100张烧毁的美通卡。

  最终,法院判决亦认定文述龙参与盗窃财物价值4100余万元,判处无期徒刑,充公全数财富;胡桃参与盗窃财物价值3100余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韩波参与盗窃财物价值3700余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高夫军参与盗窃财物价值820余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麻霖参与盗窃财物价值840余万元,且有自首情节,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赵强参与盗窃财物价值870余万元,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

  记者发稿前,文述龙、赵强、高夫军提出上诉,案件进入二审审理阶段。(记者 郑赫南杨永浩王宪江)

本文链接:http://austintic.com/jscs/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