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色池塘三期 >

用“朗读”献礼十九大之金色的鱼钩

归档日期:05-09       文本归类:金色池塘三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跟着中国第十九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成功召开,由将来告白和中视广经配合举办的“用朗读献礼十九大”勾当也曾经进入了作品展现阶段。今天为您呈现的是由将来告白朗读者李英涛和中视广经朗读者袁国翌诵读的《金色的鱼钩》,也但愿能借此文表达出我们对赤军兵士、革命前辈的怀想与敬意。

  作为父亲的朗读者李英涛说:“我在家做朗读预备时发觉,我们的下一代对赤军长征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极贫乏这方面的教育,我的讲述给他的心灵带来了震动,这对他此后的成长也很有协助。”

  同样为人父的袁国翌则暗示,“无论是做什么,必必要有担任,义务为先,就像阿谁‘老班长’,本身并不老,只因是班长身份,老是将照应他人放在首位,时辰谨记组织的嘱托,直到生命的最初一刻。这也恰是孩子们该当进修的风致。”

  《金色的鱼钩》是无产阶层革命家陆定一先生的著作,论述了长征途中一位伙食班班长为完成党组织交给的使命,照应三个生病的小兵士过草地,而牺牲了本人的故事,表示了赤军兵士忠于革命、舍己为人的高尚风致。同时,这也是一个实在的故事,那枚宝贵的鱼钩此刻收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供后人敬仰和怀想。

  1935年秋天,红四方面军进入草地,很多同志得了肠胃病。我和两个小同志病得其实跟不上步队了,指点员派伙食班长照应我们,让我们走在后面。

  伙食班长快四十岁了,个儿挺高,背有点儿驼,四方脸,高颧骨,脸上布满皱纹,两鬓都花白了。由于全连数他岁数大,对大师又出格亲,大伙都叫他“老班长”。

  三个病号走不快,一天只走二十来里路。一路上,老班长带我们走一阵歇一阵。到了宿营地,他就四处去找野菜,和着青稞面给我们做饭。不到半个月,两袋青稞吃完了。饥饿要挟着我们。老班长四处找野菜,挖草根,可是光吃这些工具怎样行呢!老班长看我们一天天瘦下去,他整夜整夜地合不拢眼。其实他这些天比我们还瘦得厉害呢。

  他在一个水塘边给我们洗衣裳,突然看见一条鱼跳出水面。他喜出望外埠跑回来,取出一根缝衣针,烧红了,弯成了垂钓钩。此日夜里,我们就吃到了鲜美的鱼汤。虽然没加作料,可我们感觉没有比这鱼汤更鲜美的了,端起碗来吃了个精光。

  当前,老班长尽可能找有水塘的处所宿营,把我们安放好,就带着鱼钩出去了。第二天,他总能端着热气腾腾的鲜鱼野菜汤给我们吃。我们虽然仍是一天一天虚弱下去,比起光吃草根野菜来终究很多多少啦。可是老班长本人呢,我从来没见他吃过一点儿鱼。

  有一次,我禁不住问他:“老班长,你怎样不吃鱼啊?”

  他摸了摸嘴,仿佛回味似的说:“吃过了。我一路锅就吃,比你们还先吃呢。”

  我不信,等他收拾完碗筷走了,就悄然地跟着他。走近前一看,啊!我忍不住呆住了。他坐在那里捧着珐琅碗,嚼着几根草根和我们吃剩下的鱼骨头,嚼了一会儿,就皱紧眉头硬咽下去。我感觉仿佛有万根钢针扎着喉管,失声喊起来:“老班长,你怎样……”

  老班长猛抬起头,看见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手里的珐琅碗,就支吾着说:“我,我早就吃过了。看到碗里还没吃清洁,扔了怪可惜的……”

  “不,我全晓得了。”我打断了他的话。

  老班长回身朝两个小同志睡觉的处所看了一眼,一把把我搂到身边,轻声说:“小声点儿,小梁!我们俩是党员,你既然晓得了,可不要再告诉别人。”

  “可是,你也要爱惜本人啊!”

  “没关系,我身体还健壮。”他抬起头,望着夜色洋溢的草地。很久,才用低落的声音说,“指点员把你们三小我交给我,他临走的时候说:\他们年轻。一路上,你是上级,是保姆,是勤务员啊,无论何等艰辛,也要把他们带出草地。\小梁,你看这草地,无边无涯,没个尽头。我估量,还要二十天才能走出去。熬过这二十天不简单啊!眼看你们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弱,只需哪一天吃不上工具,说不定就会起不来,真有个三长两短,我怎样去向党演讲呢?莫非我能说,\指点员,我把同志们留在草地上,我本人降服了坚苦出来啦\?”

  “可是,你总该跟我们一路吃一点儿呀!”

  “不可,太少啦。”他悄悄地摇摇头,“小梁,说真的,弄点儿吃的不容易啊!有时候等了三更,也不见鱼上钩。为了弄一点儿鱼饵,我翻了几多草皮也找不到一条蚯蚓……还有,我的眼睛坏了,天色一暗,找野菜就得一棵一棵地摸……”

  我再也不由得了,抢着说:“老班长,当前我帮你一路找,我看得见。”

  “不,我们不是早就分好工了吗?再说,你的病也不轻,欠好好歇息会支撑不住的。”

  我还对峙我的看法。老班长突然峻厉地说:“小梁同志,员要从命党的分派。你的使命是对峙走路,安靖两个小同志的情感,加强他们的决心!”

  望着他那十分严峻的脸,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竟扑倒在他怀里哭了。

  第二天,老班长端来的鱼汤出格少,每个珐琅碗里只要小半条猫鱼,上面漂着一丁点儿野菜。他笑着说:“吃吧,就是少了点儿。唉!一条好大的鱼曾经上了钩,又跑啦!”

  我端起珐琅碗,感觉这个碗有千斤重,怎样也送不到嘴边。两个小同志不晓得为什么,也端着碗不往嘴边送。老班长看到这环境,收敛了笑容,眉头拧成了疙瘩。他说:“怎样了,吃不下?如果不吃,我们就走不出这草地。同志们,为了革命,你们必需吃下去。小梁,你不要太懦弱!”最初这句话是峻厉的,意义只要我晓得。

  我把碗端到嘴边,泪珠大颗大颗地落在热气腾腾的鱼汤里。我悄然背回身,擦擦眼睛,大口大口地咽着鱼汤。老班长看着我们吃完,脸上的皱纹舒展开了,嘴边显露了一丝笑意。可是我的心里仿佛塞了铅块似的,繁重极了。

  挨了一天又一天,慢慢接近草地的边了,我们的病却越来越重。我还能勉强挺着走路,那两个小同志连直起腰来的气力也没有了。老班长虽然瘦得只剩皮骨头,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还不断用丰满的情感激励着我们。我们就如许扶一段,搀一段,终究走到草地边上。远处,重堆叠叠的山岳曾经看得见了。

  此日上午,老班长快活地说:“同志们,我们在这儿停一下,好好弄点儿吃的,鼓一鼓劲,一口吻走出草地去。”说罢,他就拿起鱼钩找水塘去了。

  我们的精力出格好,四周去找野菜,拾干草,仿佛过节似的。可是过了很久,还不见老班长回来。我们四面寻找,最初在一个水塘旁边找到了他,他曾经不省人事了。

  我们都着慌了。过雪山的时候有过不少如许的例子,兵士用惊人的毅力支撑着本人的生命,可是一倒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要挽救老班长,最好的法子是让他赶紧吃些工具。我们当即分了工,我去垂钓,剩下的一小我照顾老班长,一小我生火。

  我蹲在水边,心里不断地谈论:“鱼啊!快些来吧!这是挽救一个革命兵士的生命啊!”可是越性急,鱼越不上钩。等了很久,好容易看到漂在水面的芦秆动了一下,赶紧扯起钓竿,总算钓上来一条两三寸长的小鱼。

  当我俯下身子,把鱼汤送到老班长嘴边的时候,老班长曾经奄奄一息了。他轻轻地睁开眼睛,看见我端着的鱼汤,头一句话就说:“小梁,别华侈工具了。我……我不可啦。你们吃吧!还有二十多里路,吃完了,必然要走出草地去!”

  “老班长,你吃啊!我们抬也要把你抬出草地去!”我几乎要哭出来了。

  “不,你们吃吧。你们必然要走出草地去!见着指点员,告诉他,我没完成党交给我的使命,没把你们照应好。看,你们都瘦得……”

  老班长用粗拙的手抚摸我的头。俄然间,他的手垂了下去。

  “老班长!老班长!”我们叫起来。可是老班长,他,他的眼睛慢慢地闭上了。

  我们扑在老班长身上,抽噎着,好久好久。

  擦干了眼泪,我把老班长留下的鱼钩小心地包起来,放在贴身的衣兜里。我想:等革命胜利当前,必然要把它送到革命烈士留念馆去,让我们的子子孙孙都来敬仰它。在这个长满了红锈的鱼钩上,闪灼着光耀的金色的光线!

  下载荔枝旧事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旧事!

  本网“恋童癖”等涉儿童色情消息举报 邮箱:24小时举报电线

  违法和不良消息举报电线

本文链接:http://austintic.com/jsctsq/109/